房车路演六千公里!《出拳吧,妈妈》导演_有点勇,但不孤独

4月30日,在众多新片纷纷宣布撤离五一档的情况下,唐晓白执导的电影《出拳吧,妈妈》“迎难而上”,正式在全国上映,但随着疫情升级,这部电影票房惨淡,上映半个月仅有350万元的收入。她认为,与其停滞不前……

4月30日,在众多新片纷纷宣布撤离五一档的情况下,唐晓白执导的电影《出拳吧,妈妈》“迎难而上”,正式在全国上映,但随着疫情升级,这部电影票房惨淡,上映半个月仅有350万元的收入。她认为,与其停滞不前干着急,不如尝试开着房车去路演、去见观众,于是一种新型的电影路演方式诞生了。

接通新京报记者电话那一刻,导演唐晓白刚到三亚。至此,他们的房车路演已经走了6000公里了,加上这两天的行程,一共去了11个城市、几十家影院。近日,北京部分影院陆续开始复工,这个消息给唐晓白很大的信心,她说这一路上感受了很多人对电影的期待和爱,只要影片质量过硬,电影院永远不缺观众。唐晓白曾在朋友圈分享过一个视频,主创们在房车上唱着歌、跳着舞,庆祝抵达。随即唐晓白写下文字“不经历颠簸,不能体验这一刻的癫狂,好爽啊。”

房车路演六千公里!《出拳吧,妈妈》导演_有点勇,但不孤独-家庭网

《出拳吧,妈妈》房车路演团队。 片方供图

不如走出去路演

严格遵循各地防疫政策,四人团队各尽所能

《出拳吧,妈妈》讲述了拳击手、年轻妈妈白杨因一时冲动失去所有、母子分离,孩子被迫交由姐姐抚养,之后她重新振作,燃起斗志决心夺回失去的一切。说起来,这部电影的上映历程极为坎坷,影片于2016年开拍,2019年基本完成后期并计划在2020年上映,但因为突发新冠肺炎疫情,电影不得不延后上映,一等就等到了2022年。这三年的疫情,让唐晓白等影视创作人经历了很多无奈,常规的宣发计划经常实行不了,重要的一些票仓城市关关停停让他们着实迷茫,但她相信,在防疫安全的条件下,电影应该被更多观众看到:“我觉得我们这部电影是有观众喜欢的,但宣发策略没有及时调整就会遭到很大的打击,除了电影本身,应该根据电影面临的实际情况作出宣发策略的调整。”

房车路演六千公里!《出拳吧,妈妈》导演_有点勇,但不孤独-家庭网

《出拳吧,妈妈》剧照。

“当时疫情很严重的情况下,北京、上海的影院都停业了,首映活动和路演取消,那种无力感是铺天盖地的,我那时候觉得我们什么都做不了,与其等待,不如走出去。”唐晓白语速很快,回忆着当时作出要以开房车的方式去全国各地路演决定的情景,她笑着说做出这个前所未有的勇敢决定全凭头脑发热,“就什么都不管了,开始租房车、弄物料,做这件事情我们只有一个动机——就是想让更多的观众看到这部电影,我们这个做法有些凭空想象,也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

5月9日,唐晓白带着团队踏上了这条“凭空想象”的路,整个团队4个人,刚好能睡满房车所有的铺位,她笑着说这大概是中国影史上人数最少的路演团队。为了保证在疫情防控政策下万无一失地进行路演,这四个人必须拥有健康“绿码”、核酸证明,均要来自于低风险地区,除了满足基本要求,还要每个人都能够独当一面:“我负责联系城市、沟通各方、直播、排期分享,副导演做后期统筹,监制则负责做后勤保障、剪辑一路的物料和文案等,司机除了开车也是我们的生活制片,他也要帮忙做很多宣发工作。”于是,团队重新布置了房车,在车尾贴上“致每个不服输的你”,车身一侧贴着“让所有的爱都能被看见”的海报,准备好开始出发,第一个站点定在了南京。在唐晓白的印象中,路途中的时间是极其不够用的,每一阶段都充满了变数,要咨询去的地方能不能停留,能停留的能不能进行观影活动,“从一个城市去另一个城市,除了奔波的车程,还要留出时间做审批、做核酸,有些地方就说你们可以来,但不可以做大型观影活动,有些地方是需要很长时间报备,我们非常理解这些政策,也会严格遵循当地的防疫政策,需要隔离的也及时配合,因为宣发费有限,很多时候能不住酒店民宿就不住,尽量都在房车上休息,在服务区刷牙洗脸。这段时间房车就变成了我们的家,很不可思议的是,现在每次我回到房车上,就有回家的感觉。”

过去我们太悬浮了

一路上与时间和未知艰难比拼,希望让电影抵达观众

一辆房车,四个人,开始了计划总共20000公里的路演旅程,车从南京、镇江、杭州,开到厦门、泉州、广州,再开到三亚……漫长又紧张的路途给了唐晓白太多感悟:“这一路我看到了很多真相,电影的真相、电影院的真相、观众的真相、爱的真相,过去我们太悬浮了,总是坐在办公室那种封闭的空间制定自以为很牛的计划。因为疫情影响,我们希望探索出如何更有效地去真正地抵达观众,这是一个很难的挑战,但确实令我体验到了特别的人生价值。”在开始做这件事情之前,唐晓白也遇到了很多质疑和担心,比如一些高速路口会不会不让通过、再比如去了会不会很难回来、当地究竟是什么情况、即使去了如何让观众收到消息前往现场共同观影等,无数个疑问会增加唐晓白的压力和担忧,但同时她认为只要能让观众看到电影,无论怎么艰难也都值得。“我更加觉得这一路上是在和时间赛跑,遇到暴风雨等天气问题会堵很久,比如去镇江路演那次,本来计划提前一个半小时到影城,进了城区房车没法停在市中心,为了在约定时间到达只能骑共享单车奔向影院,那次我迟到了几分钟,但还是有观众在等我,那个画面至今在我脑中挥之不去,想着都觉得很感动。”

房车路演六千公里!《出拳吧,妈妈》导演_有点勇,但不孤独-家庭网

《出拳吧,妈妈》深圳路演现场。 片方供图

唐晓白介绍,《出拳吧,妈妈》这次房车路演到的城市,很多都是平时正常路演不大会计划的城市。以往路演总是选择几个重点城市,一个个地跑,一个团队几十人,坐飞机高铁,到了现场观众早已组织好在等待,团队上台、分享、合影,似乎有了固定流程和公式,而这次全新尝试、面对全新的情况和未知的观众,大家都很珍惜这次不容易的见面机会。“有很多场次大家见到我们觉得挺诧异的,因为没有想到主创会到现场,因为条件有限,可能有些宣传是滞后的,但逐渐也有很多人知道我们为见上这一面拼尽全力,他们支持我们的电影,也会真心分享出内心的感受,真切地谈看片感悟和提问题。”唐晓白感慨说,在很多瞬间你会感受到观众还是爱电影的,走到后来,疫情情况逐渐好转,她收到了三亚等城市的邀请:“我问他们房车能够上岛吗?他们告诉我,可以先把房车开到船上,走水运抵达海口,再从海口继续开车去影城,那一刻我觉得很多人都在帮我们想着办法,大家都有一个目的——让电影抵达观众。”

【对话】

打算把这段房车路演的经历拍成电影

新京报:从拍片讲的故事到坚持挑战新的路演方式,你始终在尝试各种新的可能,未来的项目也会是勇于尝新吧?

唐晓白:当然,这次的经历让我觉得去找出一种办法太重要了,这段路程对我来说感受太深刻,我相信会影响我之后的创作和每个方面的,其实我们也是在完全不确定的情况下做的探索。

新京报:房车路演这件事极具戏剧性,简直就像是一部有“戏中戏”加持的公路片,你会想把这件事拍成片吗?

唐晓白:悄悄透露给大家,其实已经在计划将这段房车路演经历拍成一部电影了,或者在这个题材上做些创作,因为实在是感触很多。

新京报:据说有些院线经理称你为“孤勇者”,你如何看待这个称谓?路演到现在,你觉得还“孤”吗?

唐晓白:哈哈,孤勇者这个说法确实有听过,但我不认为自己是孤勇者,勇可能有一点成分,但并不孤独,因为一路上我和我的团队非常齐心地去面对这一路的各种困难,而且我们也得到了很多业界同仁的支持,比如万玛才旦导演会发信息来鼓励我,又比如很多演员在各地如果可以配合的话也会来和我们一起路演。我承认最开始做这个尝试的时候是有迷茫的,因为对未来,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确定,但后来直到现在,我从不觉得有一点后悔或是麻烦。走过的每一步,我都认为是有力迈出的。

房车路演六千公里!《出拳吧,妈妈》导演_有点勇,但不孤独-家庭网

《出拳吧,妈妈》导演唐晓白在活动现场。 片方供图

新京报:以后的作品还会继续坚持“房车路演”这种方式吗?

唐晓白:这种形式我们会继续坚持下去,这次我真的觉得路演不需要很多人,不需要多么复杂,只要带着一颗真心去和观众交流,无论什么形式都可以探索,能真的走出来,就一定会有所共鸣。

新京报:有没有同行向你取经?通过路演,你有没有什么想对业内呼吁的?

唐晓白:我觉得电影行业可以多去探索新的模式,遇到一些特殊情况可以做出适当调整。世界已经改变了,很长一段的时间里我们会遇到很多不可控制的因素,所以要配备资源、提前做好企划、力争先知先觉。像我们这样的电影,没有IP、没有流量(明星),但基本上是大部分国产电影的体量,这类电影应该好好想想如何去适应新的市场形势,不能天天怨天尤人,不能轻易躺平,指望着撤片、等着恢复等,其实这些不是很现实,我们要充分利用新的方式和优势去应对挑战。

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

编辑 黄嘉龄

校对 吴兴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