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已故女友唱情歌,他是“渣男”还是“情种”?

3月12日,沉寂多时的歌手杨坤深夜发文,悼念已故的前女友。他将藏在心底的爱写成了一首《爱河尽处》,昏暗的灯影里,在吉他温柔的和弦中,吟唱着一句句深情。这篇微博瞬间收获几十万点赞,几百万阅读量,迅速登……

3月12日,沉寂多时的歌手杨坤深夜发文,悼念已故的前女友。

他将藏在心底的爱写成了一首《爱河尽处》,昏暗的灯影里,在吉他温柔的和弦中,吟唱着一句句深情。

为已故女友唱情歌,他是“渣男”还是“情种”?-家庭网

这篇微博瞬间收获几十万点赞,几百万阅读量,迅速登上了热搜。

为已故女友唱情歌,他是“渣男”还是“情种”?-家庭网

评论区里,众说纷纭。

有人感动于“一江水”的长情,有人直言这不过是蹭热度,想翻红;

有人将目光投向杨坤的过去,也有人扒出他那些早已泛黄的“花边新闻”。

一时间,这位华语乐坛的重量级歌手,被简单粗暴地贴上了“渣男”“情种”“失意者”等种种标签。

然而,人总归是复杂的,没有谁可以仅凭一两个标签就能概括。

当你抛开非黑即白的审判标准,吹散弥漫于人物上空的薄雾,你会发现,杨坤不过是和你我一样的普通人。

他有着普通人的悲欢,在人生的起伏里,有过迷茫,也有所顿悟。

所谓命运,不过是我们自己的选择

作家梁晓声有句很通透的话,他说:

从你出生那一刻起,端什么碗,吃什么饭,经历什么事,都是定数。

人生的剧本你早在天堂看了,你之所以选择这个剧本,是因为这一生中,有你认为值得的地方。

我们总以为命由天定,可当你回头看看,才发现人生路上的每一个转弯,都是自己的选择。

就像杨坤,看似在命运的洪流里颠簸,但他走的每一步,都是心之所向。

1972年,杨坤出生在内蒙古包头的一户普通人家。

他从小被送去乡下的奶奶家,童年的回忆里,没有车水马龙的喧嚣,只有月洒山谷的静谧。

纯净的大自然,养育出最为天然的野性,这也导致了杨坤回到父母身边后,总与周围格格不入。

他不喜欢读书,不愿意做个“乖学生”,他玩音乐,谈恋爱,处处与父母作对,叛逆地令人头疼。

16岁这年,杨坤参加了一个歌唱比赛,被当地武警文工团选上,他毅然选择离开校园。

少年时期的他,嗓音清亮,表情丰富,有着“小蔡国庆”的雅号。

虽然很受团里重视,也能去歌厅驻唱,但杨坤的内心却十分苦闷。

最要好的小团友曾说:“杨坤最大的痛苦是老唱别人的歌,最大的愿望,是人们会唱他的歌。”

但很快,杨坤连别人的歌也唱不了了。

1993年,杨坤声带出了问题,去北京做了手术。

手术后,他急着开嗓唱歌,导致伤口裂开,不得不停工两个月。

然而,熬过了这两个月,再开口时,杨坤发现自己声音全变了,“变得很沙哑,还带着毛边儿。”

但恰恰是这件事,让杨坤下定了去北京闯荡的决心,他相信那里的舞台,一定有自己的立足之地。

为已故女友唱情歌,他是“渣男”还是“情种”?-家庭网

就这样,他揣着两千块钱,兴致勃勃地当起了“北漂”。

结果可想而知,不管哪个年代,“北漂”一族,大多都要经历一段炼狱般的时光。

杨坤,也不例外,并且他的炼狱,看起来更惨。

先是处处碰壁,找不到任何一家愿意要他的歌厅;后来钱花完了,只能住在澡堂;再后来澡堂也不收留他,他只能去住火车站。

他一天天流浪,但“成名”的希望,连半点影子都看不见。

有人说:人生,其实就是由无数的选择组成的。

人生之路,坎坎坷坷,行至岔路口,往哪个方向走,全在我们自己。

别再抱怨命运,很多时候,恰恰是我们自己左右了人生的风向。

没有不留遗憾的选择,只有不留遗憾的自己

既然选择了音乐这条路,就算跪着也得走完。

这天,兜里只剩100块钱的杨坤心情异常低落,他走进一家名为“卡萨布兰卡”的歌舞厅,用这100块,为自己点播了一首歌。

他站到台上,唱了起来,那一瞬间,过往的艰辛在脑海里一幕幕闪回……

翻滚的心事,在沙哑的声线里,荡出一圈圈波纹,击中了在场的所有人。

一曲完毕,杨坤黯然退场,却不料被人一把拉住。

拉住他的不是别人,是后来同样名声大噪的沙宝亮。

在沙宝亮的力荐下,杨坤留在了“卡萨布兰卡”,总算有了一份正式工作。

说起这家歌舞厅,它似乎有某种魔力。

从这里走出的明星,还真不少:孙悦、戴娆、满江,当然还有沙宝亮和杨坤。

但魔力再大,也庇护不了“怪咖”杨坤。

仅仅半年后,杨坤就被辞退,原因很简单:“他太难搞定了,站在台上不互动,还必须唱自己喜欢的歌。”

为已故女友唱情歌,他是“渣男”还是“情种”?-家庭网

成名后的杨坤时常回忆起那段日子,他记得自己最难的时候是在1995年。

那年,他住在防空洞里,整天跑场子卖唱,饥一顿饱一顿的,身上的钱从没超过200。

也是这一年,他谈了一个女朋友,也就是文章开头提起的那位故人。

这个女孩是个舞蹈生,与杨坤相恋后,时常拿自己的钱接济他。

相识的两年中,她给予了杨坤最大的鼓励,但后来终究抵不过流言蜚语,提出了分手。

分手这天,她为杨坤做了一桌子好菜。

回家后的杨坤一下子全明白了,低着头吃完饭,什么也没说地就走了。

世事难料,谁知经此一别,二人竟无再见之日。

多年后,杨坤偶尔听闻,女孩后来得了淋巴癌,年纪轻轻就去世了。

一时间,杨坤心痛不已,如果他当时不那么落魄,或许就不会失去这个姑娘;如果一直联络着,或许就可以陪她走到人生最后……

为了弥补内心的遗憾,杨坤把这段感情写成了歌,用这首歌缅怀他心底的姑娘。

为已故女友唱情歌,他是“渣男”还是“情种”?-家庭网

人这辈子,似乎怎么选择,都会留有遗憾。

你选择安稳度日,便失去了探险的快感,错过了更有趣的人生;

你选择勇往直前,就得承担失败的风险,备受人情的考验。

但,路是自己选的,无论好坏都要自己走完。

既然遗憾不可避免,我们就努力做到最好;既然什么都改变不了,就改变自己的心态。

正如汪国真所言:

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如果累了,就换个活法

听说过一个“锅底法则”,指的是人在命运的最低处,无论怎么爬都是向上。

同样的,杨坤的命运线跌落最低点后,也开始了它的爬坡。

失恋后,他把内心的苦闷写成了一首《无所谓》。

不曾想,这首歌却让他意外走红。

邀约、通告、采访接踵而至,曾经无人问津的杨坤忙成了连轴转的“大红人”。

可这场意外的“走红”并没有给他带来持续的快乐,反而让他在马不停蹄的生活中身心俱疲。

身处真假难辨的名利场,杨坤感觉“像上刑场一样”,度日如年。

渐渐地,他越来越压抑,身体也频频出现问题。

直到2005年,他被诊断出抑郁症,才不得不停掉所有的工作,进行系统治疗。

之后的几年,他淡出公众视野,在安静与孤独中,思索出了新的人生方向。

他不再纠结于红不红,不再收束自我,开始随性又自在地生活。

他写自己想写的歌,经典歌曲《空城》《牧马人》应运而生;

为已故女友唱情歌,他是“渣男”还是“情种”?-家庭网

他想体验一下当演员的滋味,就登上《我就是演员》的舞台;

为已故女友唱情歌,他是“渣男”还是“情种”?-家庭网

他说自己想说的话,炮轰网络神曲《惊雷》,不在乎引来多少争议;

为已故女友唱情歌,他是“渣男”还是“情种”?-家庭网

他想感受一下综艺节目,就去《中国好声音》当导师,去《歌手》的竞技场上当选手;

为已故女友唱情歌,他是“渣男”还是“情种”?-家庭网

患抑郁症之前,杨坤只是个怀才不遇的歌手;修整自我后,他活出了人生的多个侧面。

从1994年出道以来,28年里,杨坤的高光时刻并不多,大多数时间像个局外者游离在娱乐圈的边缘。

但他却在大起大落的人生里,找到了自己,活出了自我。

这几天,我们在真人秀《闪光的乐队》中再次见到陈坤,谈及往事,他依然热泪盈眶,不失少年之心。

有人说,人生,是一道加减法。

我们总习惯做加法,金钱、名利、荣誉,最好统统加在自己身上。

然而,真正幸福的生活,是会做减法。

减去负累,方得身心自在。

看过这样一句话:

“禁止通行的路牌,不是要你停下,而是在提醒你该转弯了。”

人生旅途上,适时地选择转弯,不失为一大智慧。

三年前,杨坤在北京的独栋别墅被曝光,引发了不小的热议。

有人说“娱乐圈真好赚钱”,也有人说:“装修得一点品味也没有”。

对此,杨坤显得毫不在意,他说:“来北京搬了五十多次家,终于有了自己的窝儿”。

从最初的居无定所,到如今的安逸闲适,杨坤在自己的人生选择里摸爬滚打,也总算熬出了头。

为已故女友唱情歌,他是“渣男”还是“情种”?-家庭网

余秋雨在《借我一生》中说:

人生的路,靠自己一步一步去走,真正能保护你的,是你自己的人生选择。

四季轮转,流年易逝。

人生,就在我们一次次选择中被构建,被重塑。

你踏上了哪条路,就得踏过这条路上的沟沟坎坎,如果实在走累了,也不妨停下来歇一歇,或者直接换条路。

但无论怎么走,都要一步一个脚印,踏实前行,稳中求胜。

作者| 瑾山月,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主播| 北辰,金牌主播,心理专家,公众号:北辰在找你

图片| 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