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出海的另一条“生意”,新领域源自于留学生的课后服务

就发展路径来看,从“留学中”切入,拓展到留学产业链前端的咨询服务和产业链后端的升学服务及求职服务是赛道上机构常见的做法,易维教育也是如此。 张育维告诉芥末堆,……

教育出海的另一条“生意”,新领域源自于留学生的课后服务

作者|芥末堆 一辄

文章来源|芥末堆看教育(ID:jiemoedu)

教育出海的另一条“生意”,新领域源自于留学生的课后服务-家庭网

“留学生学业辅导是什么?这种课程难道不是留学申请机构用来骗学生钱的吗?”

就读于美国德克萨斯州某高校的大三学生孟华告诉芥末堆,他和自己身边大多数中国留学生从未听说过留学生学业辅导机构,他们在学习上遇到困难时更倾向于求助身边某几位“学霸”或者直接找“论文代写”。

“虽然我手机上加了很多‘论文代写’,但我仍然觉得找机构辅导功课挺羞耻的,毕竟都上大学了。”孟华略带调侃地说道。

孟华对留学生学业辅导机构的警惕和陌生,在一定程度上也说明海外留学生学业辅导赛道的关注度和热度并不高,尤其和老生常谈的留学语培、留学咨询等服务相比。

“这种对学业的忽视其实跟国内学生对海外高校的学习生活认知不足有关。”留学生学业辅导机构海马课堂创始人兼CEO曲涵向芥末堆表示,国外高校的授课方式和作业形式均和国内有较大差异,再加上国外“宽进严出”的教育体制,很多中国学生出国后很难适应。

在曲涵看来,虽然目前赛道发展不成熟,很多人并不十分了解海外留学生学业辅导市场,但留学生学业辅导依然有成为刚需的可能,留学生家庭应该把这部分预算提前规划好,以便更好应对留学生之后学业上的难题。

留学产业链上不受关注的一环

芥末堆发现,在百度上搜索“海外留学生”,排在前三的词条均与留学生招聘及落户政策相关;在小红书上搜索“海外留学生”,浏览量最高的视频涉及留学生如何在国内求职。

在其他社交平台上,不乏关于留学生学业的讨论,但讨论内容大多集中在如何找到靠谱的“论文代写”“作业代写”等等。也有一些留学生留言称需要学业辅导,但更多是通过发帖的方式寻找海外同专业在读学生的指导,而非专业辅导机构。

如果以留学周期作为划分依据,可以把国际教育产业链分为四个阶段:出国留学前的准备阶段、留学申请阶段、出国留学阶段以及留学完成后的求职阶段。

根据多鲸资本发布的《2020中国教育行业投融资分析报告》,留学产业链每一阶段都有相应的细分服务品类,目前较成熟的品类包括留学产业链前端的留学语培、 留学咨询/中介服务等,已有一定的头部机构出现。而产业链中后段的留学后生活/学业服务等仍有较大发展空间。

观研天下对2021年中国国际教育行业所做的分析报告也显示, 国际学校、留学考培、留学咨询等传统服务仍是我国国际教育市场的主要组成部分,截至2020年其占比分别约为64.09%、22.19%、8.91%。

海外大学教育辅导公司易维教育集团创始人张育维告诉芥末堆,海外留学生教育市场还未进入成熟发展阶段。“如果把赛道定位成海外留学生学业辅导,那么在2010年后,市场上才出现一些比较大型、正规的辅导机构。”

据多鲸教育研究院整理的市场公开信息,2013—2020年,国际教育各细分赛道中,留学咨询/中介服务、留学语培融资案例和融资金额最多,留学咨询/中介服务达66起,留学语培达63起,分别占总融资数量的35%和33%。而在此期间,包括留学生活服务和学业辅导在内的留学阶段的融资案例仅有21起,国际教育产业链前端投融资数量明显多于产业链中后端。

对于市场规模,曲涵称,和留学咨询、申请等服务不同,留学生学业辅导更多立足于存量市场。“每年正在留学的学生数量基本稳定在200万—300万人之间,如果按照每生人均两万元的学业辅导费用来算,这至少是一个达400亿市场规模的赛道。

今年12月7日,教育部思想政治工作司司长魏士强曾在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发挥作用”是我国多年来的留学政策,进入新时代还是要一以贯之地实行。

全球化智库(CCG)与西南财经大学发展研究院共同研究编著的《中国留学发展报告(2020~2021)》蓝皮书显示,我国出国留学人数继续保持正增长,新冠肺炎疫情并未明显影响出国留学的实际需求。

在政策影响和疫情回暖之下,留学需求和留学生数量预计将会在很长一段时期内保持稳定增长。

从“留学中”切入

新东方发布的《2021中国留学白皮书》调研数据显示,当前中国留学生以在美、英、加、澳新和日本留学为主。在留学目的国家的选择倾向中,英国、美国和加拿大仍然是热门意向留学国家。

据了解,当前大部分海外留学生学业辅导机构也主要服务于英、加、美、澳等English Speaking国家的留学生。

曲涵介绍,疫情之后,大部分海外留学生学业辅导机构选择在线一对一和班课结合的形式进行授课,一些设有线下教学点的机构也转到线上教学。授课内容可具体划分为论文辅导、课程辅导、作业辅导、考前突击以及学术能力提升等方面。

以易维教育为例,其于2020年初开始拓展线上教育,业务模式从以线下班课为主发展到现在以线上班课为主、线下一对一指导、答疑为辅的形式。“通过线上教育,我们能更好地适应复杂多变的国际环境,并且克服类似疫情等的不可抗力。”张育维说。

曲涵表示,未来,随着在线教育的进一步发展和疫情的常态化,重点布局线上也将成为越来越多海外留学生学业辅导机构的选择。

就发展路径来看,从“留学中”切入,拓展到留学产业链前端的咨询服务和产业链后端的升学服务及求职服务是赛道上机构常见的做法,易维教育也是如此。在初创时期, 易维教育主营留学生学业辅导,随着业务发展和客户量不断累积,公司把获客端口延伸到国内,向有留学意向的学生提供留学咨询服务,并结合留学生的需求把业务拓展到升学服务和职业辅导。

除纵向延伸业务,横向进行地域拓展也是海外留学生学业辅导机构在跑通单国模型后的一个发展方向。如成立于英国曼彻斯特的海马课堂后来相继在澳洲、美国、加拿大等地设立分部,并逐渐覆盖全球英语系留学国家;易维教育也在中文事业线外开拓英文事业线,向其他国家的留学生提供服务。

师资方面,在海外留学生学业辅导机构中兼职老师占比较大,兼职老师多为海外学校硕博生,而负责主讲的全职老师数量较少。曲涵告诉芥末堆,“师资招聘目前有一定的困难,主要因为留学生学业辅导行业对导师的学历、能力等要求非常高,再加上赛道发展不成熟,很多人都没有关注到这块儿市场。”

在教学平台上,当前市场上的机构多数采用音视频软件Zoom和ClassIn进行授课。但因为外部平台会有一些限制,一些机构也在自主研发教学平台。据悉,易维教育从去年开始搭建产业团队,目前自研平台已经投入使用。

不过,海外留学生教育服务机构也面临着一些困境。张育维坦言,目前市场上的机构鱼龙混杂,除正规机构外,还存在很多灰色机构和违法违规机构。“有很多机构打着‘辅导’的名义做‘网课代上’‘论文代写’等违反学术诚信的业务,这给有辅导需求的留学生带去了较大的潜在风险,也阻碍了合法合规的海外教育服务机构的发展。”

芥末堆发现,像孟华一样持有“大学生补课丢人”“留学生学业辅导机构都在骗钱”观念的海外留学生不在少数,人们观念的更新和机构的规范都需要一定时间,海外留学生学业辅导市场的健康发展也需要一个去伪存真的过程。

做具有“共情能力”的服务

张育维告诉芥末堆,基于其留学加拿大的亲身经历以及对海外教育留学市场的观察,海外中国留学生一直存在被淘汰的焦虑感和缺乏社交的孤独感这两大痛点,而要解决这两大痛点需要教育辅导机构做好服务。

“与国内教学产品相比,海外的产品比较侧重平台属性,服务意识相对缺失。”张育维指出,北美教辅机构都比较缺乏社群运营以及人跟人交互方面的服务,而这一点也是针对留学生的各类教育服务产品需要规避的地方。

“做好服务”用曲涵的话来说就是做具有“共情能力”的服务。“加强留学生服务的体验是最重要的,因为这个行业是个非常个性化、定制化的教育行业,所以必须做好从前到后的整个服务过程。”

海马课堂的做法是研发标准化教学管理体系,从课前沟通、备课、上课到课后答疑,给老师提供一套标准化流程,让老师按照一个标准化体系去进行授课和服务,最大化缩小因老师个体差异导致学生的体验感不同。

而“做好服务”也是企业获客的手段之一。据曲涵介绍,目前海马课堂70%的新用户都是老客户推荐过来的。“留学生遇到问题更愿意抱团解决,所以打磨好产品、做好口碑本身就能为机构吸引很多新用户。”

此外,海外留学生学业机构获客方式还包括和留学产业链前端机构合作、互相推荐课程,社群运营以及线上广告投放等方式。值得注意的是,很多留学机构会通过赞助并参加海外学联的活动、留学生校内社交活动等提高机构在某地区高校中的知名度。

在未来,曲涵认为更多留学生家庭应该把学业辅导的预算加到整个留学生涯的预算中。“国外高校的授课方式和作业形式均和国内有较大差异,再加上国外‘宽进严出’的教育体制,很多中国学生出国后很难适应,所以留学生最好提前做好学业辅导准备。”

同时他也提到,从现实意义上来讲,留学生学业辅导还能起到培优的效果,“留学生通过辅导能取得更好的成绩,这既能增加其升读更高学历的可能性,又能为求职提高胜算。”

本文作者:一辄

芥末堆 记者

关注语言培训 yizhe.jian@jmd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