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普职分流”面临的主要挑战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教育与社会发展研究院的调查发现,30.2%的家长不愿意自己的孩子上职业学校。 三是家长认为高中阶段“普职分流政策”剥夺了孩子平等接受普通高中的权……

张志勇:我国“普职分流”面临的主要挑战

我国“普职分流”面临的主要挑战-家庭网

作者:全国人大代表、民进中央教育委员会主任、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教育政策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 张志勇

我国高中阶段教育实施普职分流,且坚持普通高中与职业高中招生比例大体相当的政策(以下简称“普职分流政策”),始于1985年中央关于深化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几十年来,这一政策对于普及我国高中阶段教育、建立完善职业教育体系,培养高素质的技能型劳动者,发挥了重大的作用。但是,由于时代发展、经济转型、社会变革,以及教育自身的发展,我国普通高中和职业高中教育招生比例大体相当的普职分流政策,受到了越来越严峻的挑战,适时调整完善这一政策,成为我国公共教育政策不得不做出的重大抉择。我国“普职分流政策”面临的主要挑战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高中阶段“普职分流政策”已成为家长教育焦虑的重要原因。在当前,要拿到重点高等学校的门票,升入普通高中被视为唯一的机会,而“普职分流政策”导致高考的竞争压力进一步下移到初中甚至小学,已成为增加学生负担、引起家长教育焦虑的重要源因。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教育与社会发展研究院的调查发现,30.2%的家长不愿意自己的孩子上职业学校。

二是人民群众对中等职业教育的认可度普遍不高。不少家长对中等职业教育有强烈的“刻板印象”,认为与普通高中相比,职业学校往往面临着办学规模小、经费投入少,及“双师型”师资力量弱等问题,影响职业学校的办学质量。部分家长反映学生在职业学校学习的获得感差、个人发展的正向增值作用小。家长对于职业学校的学习氛围、孩子成长环境及未来出路等方面的认同度偏低,认为上职业学校是学习“后进生”、“差生”的不得已选择,是一种普通高中不要的淘汰教育。

三是家长认为高中阶段“普职分流政策”剥夺了孩子平等接受普通高中的权利。初中生年龄偏小、心智尚未成熟,对遭受普通高中教育淘汰的心理承受力有限,过早分流将严重打击学生自信心,不利于身心健康成长。同时,在义务教育之后强制实行“普职分流政策”,限制了孩子接受普通高中教育的权利,对上职业学校的孩子很不公平。

四是中等职业教育已从就业教育为主转向以升学教育为主。《中国职业教育发展大型问卷调查报告》显示,通过对职教人的访谈,发现不少中职学校都以升学为取向。一位职业学校负责人直言学校这几年比较偏重升学,依托“五年一贯制”“3+4”“职教高考”这些通道,学校的整体升学率达到90%以上。在访谈中发现,有的中职学校参加升学考试的学生本科录取率近90%,有的中职学校学生就业率不到10%。笔者在西部某省调研时发现,中职毕业生直接就业的仅是个位数,有的中职学校100%追求升学。可以说,以升学为导向的中等职业教育已偏离了就业为导向的职业教育定位。

五是经济社会发展对技能型人才的素质提出了更高要求。专家认为,现代社会对人的综合素养和职业能力提出了越来越高的要求。国际劳工组织发布《2021世界就业趋势》认为,青年就业所需技能包括基础能力、数字技能和社会情感技能,促进青年就业首先要使青年尽最大可能接受最高层级与品质的教育。经合组织提出了面向2030的目标学习框架,认为未来人才应该具备三个维度的核心素养,分别是知识、技能、态度和价值观。在高等教育日趋普及化的背景下,对于许多工作,高等教育资格是必不可少的要求,而且对学历的要求也越来越高,甚至呈现“文凭通胀”的现象。从《教育家》杂志社组织的调查看企业聘用员工时最看重的素质前三位排序依次是工作态度、团队合作和沟通、自主学习意识和能力,分别占81.74%、73.57%和70.55%。对于经济发达地区而言,中职教育的发展重点已不再是规模扩充,而是质量提升和层级上移。如长期坚守高中阶段大体相当的“普职分流”政策,将严重制约发达地区人力资源开发水平的快速提升。

六是世界发达国家中等职业教育占比出现了逐步下降的趋势。从OECD等发达国家的平均情况来看 :1996年,OECD国家进入普通教育轨道的学生占高中学生总数的比例从1996年的46%上升到了2016年的56%,职业教育占比下降约10个百分点。